江昙

今天也要加油

下周会写一篇周叶x

【all叶】百兽之王黄少天.上

不会起名的产物x
随便看看吧xxx
想写的那一段并没有写出来XD

        1. 

  黄少天是一只尊贵的虎妖,天生就有着强大的妖力,幼年时就打赢过所有兽妖的他,前不久刚刚被推举为兽妖之王。
  
  新上任的兽妖之王被百兽安置在一个林子深处的山洞里,幽深僻静,风水极好,是百兽精挑细选才挑出的这么个好地方,黄少天不是什么矫情的妖,道过谢就住下了。
  
  这个山洞比他之前住的虎穴实在是好太多了,尤其是趴在里面就会有凉风吹来这一点,让他实在是忍不住打了个滚。
  
   这居所是要给百兽之王的,所以里面也是有很好布置了一番,地上铺着的稻草自然也是精挑细选,干燥柔软,滚起来感觉舒服极了。
  
  抱着反正这里不会有人看到的想法,尊贵的虎妖在软乎乎的稻草上滚了又滚,一点作为王的架子都没有。然后一时间没刹住,啪叽一声撞在了岩石上,被迫停止了这种有点傻逼的行为。
  
  
  
  百兽之王?
  
  目睹了全过程的藤蔓妖忍不住笑出了声。
  
  
         2.

  
   藤蔓妖叫喻文州, 是只热爱旅行的妖。

  多天的长途跋涉让他有些困倦,找了个清静地方变成原型就开始休息,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醒来之后就看着了这一幕。

  喻文州是个好脾气的妖,醒来看见自己的居所被别人占了也没什么不满,甚至还接受了黄少天说想要跟他聊一聊的请求。
  
  新上任的百兽之王必须待在自己的子民给选取的住所待上至少一百天不得出去,不然就会给山林带来不幸,这是很久以前第一任兽王算出来的,谁也不知道真假。反正此后的每一任兽王都遵守着,黄少天也不能例外,只是……
  
  这山洞什么都好,冬暖夏凉不缺食物,就是太特么静了,方圆几里没人没妖连鬼都看不着半只,周围花花草草不少却连一个精灵都不曾见过这点也是奇异的很。
  
  黄少天本就话多,这憋了小半个多月的话就更多了,拉着喻文州硬是说了一天一夜。
  
  
  虎妖说的口干舌燥,喝了口水问他要不要住下来,这儿一年温度适宜,特别适于藤蔓生长。
  
  这倒是真的,但喻文州不带一丝犹豫的拒绝了虎妖的邀请,天没亮就头也不回的旅行去了。
  
  
  
  顺便去医谷看看耳朵吧。
  
  藤蔓妖喻文州如是想。
 
  
  
  3.
  
  喻文州走了之后的山洞又变的只有黄少天一只妖了,安安静静的无聊极了,小老虎待了几天实在耐不住寂寞,看着洞外嘟嘟哝哝:
  
  
  “来个鬼也好呀”
  
  变成人形的小老虎撇了撇嘴,心觉不太可能,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洞口,从太阳升起坐到夜幕降临,然后不知不觉的睡去了。
  
  
         4.  
  

  也许是他的愿望被听见了,黄少天第二天早上一睁眼便看见了一个大小眼的鬼跟他大眼瞪小眼。
  
  这鬼还不是普通的鬼,还是个怨气极重的恶鬼。
  
  恶鬼冷冷的瞅着他,眼里透出的杀意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来者不善
  
  黄少天皱了皱眉,瞬间变回了原型,威风凛凛的白虎露出牙齿,凶狠的盯着前方的恶鬼。
  
  
  “不用紧张,那鬼碰不到你的。”
  
  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出来,兽性的本能反应让黄少天直接一爪子拍了过去,那大小眼恶鬼瞪大的眼睛,下意识的想挡住这一爪,却忘了自己只是只鬼,怨气再重也无法碰到生命体,王杰希眼睁睁的看着白虎的爪子穿过自己的身体向声音发出的那边拍去。
  
  
   “谢啦老王。”
  
  
  那人从阴影里跳出,轻轻松松的躲过了这一爪,然后顺手拍了拍恶狠狠地盯着他的小老虎。
  
  
  小老虎不受控制的变回了人形,眼里写满了讶异。
  
  难道……
  
  
  “啊,抱歉,但这样比较方便说话。” 来人耸了耸肩,从口袋里拿了根烟妄图点上,一旁的鬼先生皱了皱眉,将那人口里的烟一把拿下,然后往他嘴里塞了颗糖。
  
   “唔……刚才想必你也看见了,这个鬼他碰不到你,恩……准确来讲他碰不到除了我以外的所有活物。”
  
  白白嫩嫩的青年打了个哈欠,抓着王杰希的胳膊往黄少天那里挠了一下,果然什么也碰不到,却因这个动作让黄少天看清了他手腕上所系之物。
  
  “叶修……?!”黄少天惊讶的叫了一声。
  
  “诶呀你认出来我了啊。”叶修看起来比黄少天还要惊讶。
  
  “卧槽你惊讶个屁啊,你见过还有哪个人类身后跟怨气这么重一恶鬼手上还他妈绑一蝴蝶结的?!一下给我拍回原形除了你还能有谁???你他妈伪装了吗伪装了吗?!有吗有吗有吗!!!” 黄少天气的想打人。
  
  
 
        5.

  叶修是一个人类,一个非常牛逼的人类。
  
  能把蝴蝶结往人家海妖之主韩文清脑袋顶上带,也能一矛挑翻两个顶级精灵配合出的繁花血景的那种真正的牛逼。
  
  有人目睹了繁花血景被破的场面,被惊的说不出话来,只得举起手指,哆哆嗦嗦的往叶修那边指。
  
  
  叶修作为一个人类实在是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以至于没有多少人相信他是人类。
  
  故有传言说,这个人类是个假人类,这个叫叶修的其实是八族混血,说自己是人类其实是为了蹭热度。其人肤色青白,有着像精灵一般的尖耳朵,身上布满鳞片,后面还有一条毛茸茸的类似狐狸一般的尾巴,就连眼睛都是如海妖一般的魅惑人心。
  
   这个传言一时间被所有人当做真相,一传十十传百,本来就扯的传言最后传到黄少天耳朵里的东西竟比这还要离谱的多。
  
  不过这也从侧面体现出了叶修的强大。
  
  这让黄少天突然就有了兴趣。
  
  
        6.
  

  “诶,你有没有看见一个青面獠牙长的贼凶身后还有毛绒绒尾巴的东西啊?”
  
  眉眼间颇有些英气的少年俯下身子询问着眼前的孩子。黄少天手里拿着糖,对着前方的奶团子扯出一个灿烂的笑,他的小虎牙为这个笑增加了不少调皮的色彩,是小孩子最喜欢的邻家大哥哥形象。
  
  
  这哪怕是最腼腆的孩子也不会对他心生抗拒。
  
  
  出乎意料,小孩用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神情略有些嫌弃,然后习惯了似的淡定开口:
  
  “找叶修的?”
  
  
  
TBC.  
  

想写的东西都在下篇
瘫x

结果并没有写完emmmm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因为暴雨预警所以军训暂停明天放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能浪一天哈哈哈哈哈

明天尝试写点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柔叶】梦

 

柔叶无异【高亮】!

非性转非abo正经gb√
请自觉避雷

————

H市最近似乎异常炎热。
  

唐柔微微侧脸,正巧与叶修桌上酷似蓝雨队长的Q版小人对上了眼,旁边还摆着一个月前从轮回寄来的一枪穿云手办。
  
小人笑的温柔,手上举着一颗红心,这是前几日客场蓝雨时喻文州送的,什么意思一看便知。
  
恰巧今天叶修被联盟派去蓝雨视察,这让她有些不悦。
  
这个骄傲的姑娘昨日方知自己的心之所向。
今日喜欢之人就可能为他人所有
    

举着小心心的小人看着她,温和的笑容中似是带着嘲弄
这让她不自觉的想起了与喻文州单挑那次,一切仿佛都在对方掌握之中的感觉让她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也许是注意力不够集中的原因,唐柔手下操作慢了一拍,屏幕上女战法踩空了最后一块浮石,以一种狼狈的姿势从空中掉落,满屏漆黑倒映出了自己不甘的神情。

  
——
  
  
她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女战法用伏龙翔天清空了散人的血条。
  
  
“我赢了”
  
  
她听见自己说,屏幕上大写的荣耀字样和倒下的散人让她有些发怔。
  
自己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完了这一场,不知为何,梦里的自己水平竟是在叶修之上
  
  
“用龙抬头的时机抓的不错。”身旁那人将他身前拿包烟往自己这边推了推,“愿赌服输,这烟归你了。”
  
  
『嗯……我有一个名贵的烟盒』
  
  
梦中场景与记忆中某处重合的瞬间让她对自己的胜负欲小小的惊讶了一把
  
总有一天在现实中也要比他强
  
唐柔握了握拳  
  
  
  “再来把不?”电脑前的青年眨巴眨巴眼睛,意犹未尽的看向自己,松垮的衣服挂在身上,露出脖颈下大片光滑洁白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再往下似乎能看到些许可疑的红痕落在这常年不见光的苍白皮肤上,就像是在雪地里盛开的朵朵红莲
  
  
  等……等等,好像不太对……?
  
  被迫旁观的自己不知为何渐渐与“唐柔”的身体重合,不受控制的向叶修走去。
  
  
  “上局的赌注还没兑现呢。”
  ……上局的赌注是……?
  
  没有太多的思考时间,下一秒自己的唇就贴上了那人的唇,温软的触感让她猛地从梦中惊醒,最后一幕停留在两人十指相扣的画面。
  
——
  
  二十多年以来一直平静的水面不知何时已激起层层波澜,罪魁祸首安然地站在湖中心低头看着脚下。
  
  
        惊醒的唐柔看了看窗外,坦然接受了自己对叶修的这种情感。
  
  
  没有人会因为一个梦而喜欢上一个人,但会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做与之相关的梦 。
  
 
      唐柔从不否认自己在感情方面的迟钝,可就像沉睡多年的妖兽,一旦觉醒,她就不会让给任何人。
  
  
      火舞流炎挥舞,妄图将术士布下之网划出一道裂痕。
  
——
  
  “果果,你说做的梦会成真吗。”
  是少有的能看到星星的夜晚,唐柔端着咖啡坐在窗旁,抬头望着天。
  
  “恩?为什么这么问?”陈果有些惊讶,她从未听过唐柔问这样的问题。
  
  “真要说的话……梦应该都是反的来着……”
  
  “这样啊……”唐柔笑了笑,将咖啡搅了两下。
  
  真苦呢……
  
  
——  
  
  “包子!帮我接下东西!”叶修回来了,还拿回了一堆G市那边的特产,唐柔不经意间看到了他手上的戒指。
  
  果然吗……
  
   “累死哥了。”叶修瘫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沐橙,你看看这戒指好看不,好看的话下回打蓝雨的时候让文州给你带一个,我看景区的戒指都挺好看的。”
  
  
   噗,她怎么就忘了,这个人可是比她迟钝的多。
  
   她到最后也没能破坏那术士的网,所幸,他到最后也没被网所捕获。
  
  
  唐柔到叶修桌前,戳了戳喻文州小人举着的小红心
  
  “他是我的”
  
   桌前的女孩势在必得地笑了。
  
  
  
  
  
——
  
  “不得不说,梦还真是反的呢。”
  
  屏幕上的散人又一次击败了女战法,自己这边的桌面已经空空如也。
  
  “我赢了”
  
  啊啊,那又有什么关系,结果会是一样的。
  
  “恩,愿赌服输。”
  
——
  

         十指相扣,被妖兽捕获的猎物没人再能夺走。
  
  
  
  

  
 
  
  

沙雕脑洞

是这样的...看了好多all叶太太们的各种三点水牌小周翻译机

我觉得吧三点水作为心脏备选之一,不趁机除个情敌怎么叫心脏

所以....

【周泽楷表白现场】

一枪穿云:♡前辈 @叶修 【害羞】

无浪:啊队长的意思是他喜欢孙翔,想征求一下前辈的意见呢 /微笑/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加训吧


__         __       __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凡:被叶修包围 不知所措

三党退网前最后的倔强....

溜了溜了x

【伞修】旁观者






又是一年清明....

苏沐秋倚在自己的墓碑旁,感叹着时光易逝。

这时间过的可真快...

自己竟然都已经过世十年了。

苏沐秋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投向在自己墓前忙碌的两人。

他倒是想过去搭把手,奈何自己只是个灵魂罢了,无论是静物还是人,他都碰不到。

况且,为自己扫墓这个事,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

就像霸图队长穿洛丽塔


这一年的事格外的多

兴欣夺冠,成立国家队,世界冠军...

每一件事都值得自豪
墓前的青年却依然脸色平淡


这家伙,在这方面还真是没怎么变...

苏沐秋看着青年入神,他骄傲于叶修的成就,惊叹于叶修十几年来对荣耀的始终如一,也心疼于他曾经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最后皆成了对叶修打心底的佩服

可惜的是,他始终不能真正意义上的陪伴在叶修身边

但实际上

他一直都在

他目睹着叶修和苏沐橙这些年所有的经历和变化

他看着那个在哥哥庇护下长大的小女孩渐渐的变得可以独挡一面

那个少年也因时光的沉淀而褪下稚气,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炫目更令人移不开眼的自信与成熟。


说是苏沐秋活在叶修的荣耀里,事实上,苏沐秋也是叶修荣耀的见证者


职业联盟刚建立的时候,嘉世的三连冠可谓是最辉煌的事迹,一叶之秋则是最耀眼的存在。

和所有嘉世粉叶秋粉一样,苏沐秋为叶修感到自豪,但同时也带有些不服气。

年少轻狂,他还是和生前一样,喜欢和叶修较量。他那时总是想,如果自己没有死,而是和叶修一起签约了嘉世,那么嘉世赢的是不是比现在还要顺利。


不过那样的话,每年的冠军不就太没悬念了?

苏沐秋耸了耸肩,无奈的笑了笑。


嘉世的连胜被打破是在第四赛季,霸图刺客舍命一击带走一叶之秋,将嘉世一把从冠军王座上拉下。

那天所有的嘉世粉丝都很失落

苏沐秋却没有多担心叶修
只是为自己刚入联盟的妹妹感到有些可惜

不过新人嘛 以后有的是机会

况且马有失蹄,他相信叶修会回到那个位置



可之后嘉世的表现却一次次的令人失望


胜利已经不再是这个圈子的全部,叶修的做法越来越不得人心

陶轩也变得越来越不待见叶修

陶轩是一个商人,精明的商人

他知道如何利用手中的资源而得到最大化的利益

而叶修却怎么也不肯配合

之前那个总是格外照顾他们几个的网吧老板陶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彻头彻尾的商人——嘉世战队老板陶轩


苏沐秋感到寒心

不是因为陶轩,而是因为这联盟的商业化。

陶轩只是很好的融入了这个圈子,他没有错

同时也正因为已经有了沐橙这棵摇钱树
所以才会更厌恶叶修的这种不配合


第四赛季后,老队员接连退役离开
新队员还没有建立起对自家队长的绝对信任

这时没有老板的支持,叶修想要树立威信,很难

更不要说陶轩还在一直潜移默化的削弱着叶修对队伍的影响

嘉世内部逐渐形成了一个圈
叶修成为了那个站在圈外的唯一的人

叶修一手建立起的王朝
此刻却毅然抛弃了自己的创建者

他们不动声色的将叶修排斥在外,又把那个面对着叶修的女孩固定在了圈线上

他们不敢放弃苏沐橙的商业价值
但想要把她拉到这个没有叶修的圈子里,也是百分百不可能

他们知道,一旦他们放开了对苏沐橙的束缚

女孩便会毫不犹豫的奔向那个圈外的人


嘉世的成绩动荡的厉害,像坐了儿童滑梯一样一路下滑。

粉丝们接受不了战队的这种成绩,网上的谩骂声不绝于耳,说队长无能的也绝对不是少数


苏沐秋为叶修感到不值

叶修的每一场比赛他都看了

分明是嘉世队员不听指挥才导致的现在的局面

即使叶修根据他们的行动重新制定战术,也仿佛是在做无用功。


一盘散沙就是一盘散沙

他们铁了心了不想被堆成城堡


叶修从没想过进入这个圈子
他只是在圈外不断改变着自己的脚步
尽力配合着圈内的人们

但是没人在乎

俱乐部的不满,队员的不配合
叶修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无法一人支撑这一整个战队

嘉世一代王朝衰败
叶修是唯一的牺牲者

苏沐秋眼睁睁的看着叶修将自己的帐号卡交了出去

看着他因为不舍而微微颤抖的手

看着他同意退役时的干脆与坚决

看着嘉世队员眼底的冷漠与嘲笑

苏沐秋气的浑身发抖

他早就知道嘉世决定放弃叶修

但他没有想到嘉世竟能做的如此之绝

竟然直接断了叶修的职业选手生涯

想到这家伙对荣耀的热爱

苏沐秋感到愤怒

甚至想把那份转会协议撕毁了事

但是他却什么也做不到

他只能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

内心存着道不出的悲凉


他是个旁观者

彻彻底底的旁观者

也是最忠实的观众

他的心绪随着剧中情节而跌宕起伏


他跟着他走进兴欣网吧

他随着他重走荣耀之路

苏沐秋神情恍惚,叶修掏出的君莫笑帐号卡时,将他的记忆带回到了那年夏天

本以为散人的构想会一直存在于遗憾,叶修却让它成了真

他看着他一步步的完成千机伞的提升

他望着他在网游里搅起的腥风血雨



一切就像回到了十年前,两个少年带着的满腔热血



兴欣战队组建,苏沐秋是第一个支持者

兴欣参加挑战赛,苏沐秋是除了当事者外,唯一一个始终相信着兴欣的人

兴欣打败嘉世,他比谁都高兴

兴欣夺冠,他看到了一个6.5秒的奇迹,他的君莫笑将永远的载入荣耀史册。


“看吧,我就说叶修会回到这个位置”
苏沐秋的眼底满是掩不住笑意

他的判断没有错

叶修 最强


苏沐秋知道叶修还有一个特意留了一局的37连胜等着他去超越

但他已经太久没有碰过荣耀

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能做到多少

他只知道如果现在的他突然复活,恐怕想赢叶修一局都是无比困难

苏沐秋总有一个错觉,自己还活着,还在与叶修并肩作战

又总是在想要触碰熟悉的帐号卡时的落空被宣告着残酷的事实。



...这是真的一点鬼权都没有啊


苏沐秋无奈,转头又是看起了叶修的屏幕。


也罢...这家伙要是玩不好君莫笑,再找他算账也不迟





我们来日方长。